机场位于代县阳明堡镇小茹解村村南,守卫机场

2019-10-25 14:30栏目:中国史
TAG:

有人反应了过来掏出手榴弹拉下引信,扔向了敌机,还有士兵不管火焰烫手从着火的飞机上撕下带火的碎片扔到没有着火的飞机上,一时间机场上烟火冲天,杀声震地,守卫机场的日军也被压缩到了办公楼和营房的工事中,东局长机场一战日本损失了十几架飞机。

简介

有人反应了过来掏出手榴弹拉下引信,扔向了敌机,还有士兵不管火焰烫手从着火的飞机上撕下带火的碎片扔到没有着火的飞机上,一时间机场上烟火冲天,杀声震地,守卫机场的日军也被压缩到了办公楼和营房的工事中,东局长机场一战日本损失了十几架飞机。

阳明堡机场位于代县阳明堡镇,是阎锡山1935年开始筹建、1937年9月初步建成的,他的意图是构成太原与晋北的战略防线,成为晋北防线的战略后方基地和空运物资中转站。阎锡山这个意图尚未实现,机场就被日军占领并使用。阳明堡机场成为日军进犯原平、忻口、太原的后方基地和空中中转站。日军为了更有效地发挥军用机场的作用,强迫大批老百姓进行了强修扩建,规模由400亩扩大到两千多亩,还筑有导航台、水塔、地洞、聚光灯、铁丝网等设施。

何亮亮:1937年7月29号凌晨两点,五千锐旅兵分三路向天津的日军发动了进攻,在最初开打的几个小时里,绝大部分中国军队的进展非常顺利,在三路攻击部队中,以李致远的独立二十六旅为主的这一路人马,取得的战绩最为辉煌,他们一上来就攻占了天津总站,与此同时,另一部分开始向东局子日本机场进发,由于机场距离比较远,部队跑步前进营长挑了两个排长一起走在最前面,当这三个人到达机场的时候,后面大部分的部队还没有到,三个人隐蔽在机场门口,慢慢接近两个站岗的日军,手起刀落干掉了日军的岗哨,恰在此时大部队赶到,这名营长率领部队一路掩杀,冲进了机场。

忻口战役期间,日机每天3架一群、两架一组轮番到忻口、太原轰炸,对防守忻口的友军造成严重威胁。我军769团意外发现该机场后,于1937年10月19日进行夜袭,歼敌一百余人,击毁飞机24架。

当时日军飞行员都睡在飞机下面,枪声一响他们就跳上了飞机,开动发动机准备强行起飞,此时的中国士兵们纷纷扑向飞机,把随身携带的汽油向机身上泼洒,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却发生了一个意外事件,由于正值七月天气闷热潮湿,再加上跑步行进,中国士兵们携带的火柴都被汗水浸湿了根本不能点火,二十多架飞机只有一架被点燃了,就在这个时候负责守卫机场的日军也如梦初醒,开始组织防守反攻。

10月28日,雁门关下的代县,天高云淡。“阳明堡飞机场出名,就是因为八路军用机枪、手榴弹打飞机,创造了世界军事奇迹。”一见到代县党史办主任高继东,他就跟记者打开了话匣子。

眼看二十多架日本飞机就要逃之夭夭,中国士兵们一拥而上,挥刀乱砍飞机的机身,有的士兵还抓着飞机不放,几架飞机强行起飞,这几个士兵不得不放手,三四个士兵因此被摔伤,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刻,有人反应了过来掏出手榴弹拉下引信,扔向了敌机,还有士兵不管火焰烫手从着火的飞机上撕下带火的碎片扔到没有着火的飞机上,一时间机场上烟火冲天,杀声震地,守卫机场的日军也被压缩到了办公楼和营房的工事中,东局长机场一战日本损失了十几架飞机,然而随着天色放亮,日军也开始了加大兵力的投入,夜间因为目标不明的日军飞机,也开始了狂轰乱炸。

飞机频繁起落引起陈锡联注意

到了29号下午一点,中国军队已经处于明显的劣势,在总指挥部的李文田也接到了山海关、廊坊和大沽方向的日军增援天津的报告,他不得不决定在下午三点事实撤退。至此,天津的进攻战失败了,而天津市区也落入了日军之手。

机场位于代县阳明堡镇小茹解村村南。高继东事先联系好的赵喜生老人已等在路边。74岁的他,耳不聋眼不花,只是背有些驼。

老人说,他父亲赵成义当时是村长,“白天支应日本人,黑夜支应游击队。咱们这儿的抗日武装活动得厉害哩,日本人黑夜就不敢出来了。”

记者问他,其父参没参加夜袭阳明堡,老人遗憾地摇了摇头说:“没有。打飞机场是驻扎在滹沱河南岸的刘家庄的正规部队打的,可秘密了。我父亲是第二天才知道的。”

高继东说,上世纪80年代,《代县志》编撰人员走访战斗亲历者,证实1937年10月16日,129师385旅769团驻扎刘家庄。次日,团长陈锡联和副团长汪乃贵带领参谋长和2营营长孔庆青、3营营长赵崇德查看了刘家庄、苏龙口一带的地形,发现滹沱河西北方向不时有飞机起飞和降落,他们怀疑附近可能有飞机场。登上山峰,通过望远镜,几人发现滹沱河西北面确实有一座飞机场,里面还停放着飞机。

听说发现了敌人的机场,769团的干部战士都来了劲儿:“端了小鬼子的飞机场!”

但是,以端敌人机场为目标的战斗对当时的我军来说还“史无前例”。没有前例当然不是最主要的障碍,主要的是怎么个端法。陈锡联陷入了沉思。临别时师长刘伯承曾交代:“可以先报告以后再打,也可以打了以后再报告。情况不清楚可以随时发电报来问。”他确实很想听听师长的建议,但电台一直不通,请示的电报怎么也发不出去,他来回踱着步,心里盘算着这个难得的战机。停顿了片刻,他坚定地说:“送到嘴边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怎么个吃法,先看看再说。”

为了得到更加深入具体的敌情,团部随后又派沿村村长张彦过河侦察,并通过对飞机场附近村庄被日军抓去的民工、苦役人员的了解,完全摸清了机场内部的敌情。据陈锡联回忆,机场位于阳明堡镇南侧的小茹解、下班政、小寨、泊水4村之间,里面共有飞机24架,白天起飞去忻口、太原轰炸,晚上全部返回。守卫部队是日军香月师团的一个联队,大部分住在阳明堡镇,机场里只有一小股警卫部队和地勤人员约二百人,集结在机场北端。飞机集中排列在警卫部队的东南侧,防御工事粗糙,仅有一些简单的工事掩体和隐蔽部。日军虽然对进入机场的各个路口警戒很严、盘查很细,但对机场周围疏于戒备。

这些情报让陈锡联吃了一颗定心丸。

1937年10月18日傍晚,769团召开团部作战会议,一致认为:日军正忙于夺取忻口,侧后兵力不够、警戒疏忽。机场内工事简陋,敌人兵力不多又守备松懈,如果隐蔽潜入,出其不意突然袭击,取得胜利是完全有把握的。陈锡联拍着桌子,决心以速战速决的方式袭击机场,摧毁全部敌机,以策应在忻口方向作战的国民党军队。次日,769团下达了作战命令。

营长为掩护战友牺牲

高继东说:“当时,769团威力最大的武器是手榴弹,3营营长赵崇德决定将手榴弹捆在一起,塞进飞机‘肚子’里,炸毁敌机。”

天黑后,战士们把刺刀、铁铲、斧头、手榴弹等容易发出响声的装备都绑得紧紧的,长长的队伍只能听到轻轻的脚步声。在向导的帮助下,3营很快涉过了滹沱河,逼近机场。赵崇德率11连隐蔽摸进机场,接近到离敌机30米时,敌尚未发觉。10连进入机场后在向敌警卫部队接近时,被敌哨兵发觉,赵崇德当机立断,命令发起攻击。两个连迅即与日军展开战斗,10连将敌警卫部队压制在掩蔽部内,11连在10连的掩护下迅猛扑向敌机群,赵崇德高喊:“向飞机肚里甩手榴弹!”敌机在一捆捆手榴弹的攻击和机枪扫射下发生爆炸,迅速燃烧起火,风助火势,火助风威,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日军守备部队遭我军火力射杀,一面依托工事进行射击,一面以小部队向我军反扑,769团的勇士们在机群之间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当时我军部队刺刀很少,许多战士只能用枪托和敌人拼杀,战斗非常激烈。

据亲历此战的余述生将军回忆:“一场激烈的白刃格斗开始了,到处都听到‘叮叮咔咔’的刺刀撞击声。”

英勇的八路军战士在击退敌人第7次反扑时,飞机已经烧得差不多了。正在这时,从机场北面传来了隆隆的马达声,赵崇德判断是代县方面敌人的增援部队到了,立即命令部队迅速撤退。

“营长指挥着后面的一个排,掩护部队退出战斗。这时,鬼子又打出几十发照明弹,接着几挺机枪向我们扫射过来,只听见通信员喊道:‘余干事,营长负重伤了!’我的心一下子紧了,当时离营长旁边只有十几步远,又扶着一个伤员后撤,身边没有担架,只好大声叫通信员扶着营长赶快往后撤。通信员是个身强力壮的大个子,背起营长就跑。刚直起腰跑出几步远,敌人又是数十发照明弹射向天空,接着又是十几挺机枪向我们实施火力追击,两个人一下子重重地跌倒了。我急忙跑过去一看,营长和通信员都牺牲了……”余述生将军在回忆录里写道。

高继东说,23岁的赵崇德营长和他的三十多位战友,长眠在了这块土地上。

记者想去给营长扫扫墓,高继东遗憾地说,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赵喜生说,他父亲在世时,说是地下党把赵崇德埋在滹沱河南岸了,“但没个准确地儿。”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集团304手机版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机场位于代县阳明堡镇小茹解村村南,守卫机场